陈用林们用“脚”告别中共

186

据悉尼外电报导,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负责政治事务的一等秘书兼领事陈用林,向澳洲政府寻求政治庇护被拒绝后,目前正在申请保护签证,以便和妻女留在澳洲。近年来像陈用林这样用“脚”告别中共的人比比皆是,日益增长的偷渡人流,络绎不绝的外逃官员,越来越多的滞留不归,不断攀升的政治庇护,紧俏火爆的留学热潮,连同大陆风起云涌的退党大潮,一种告别中共的历史大气候已日渐明显。

近年来在陈用林之前,用脚发言的著名出走人士,首推2000年12月的徐俊平出走案。据BBC报导,事件曝光时,正值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访问美国,就美国对台军售、中国对美国全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计划之立场发表强硬讲话之即。当时的徐俊平正担任中央军委外事司美洲和大洋洲处处长,其职务是负责与美国军方的接触。据悉他参与制定中国对美国的军事政策。他的出走给中共既有的对美战略的打击是灾难性的,其危害超出了外界的想像。

评论家张伟国发表意见说:“中国一向把解放军赞美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钢铁长城”,但是恰恰在中美两个战略竞争对手的较量中,是中国一方的军队高级军官叛逃到美国,而不是相反--让美国的高级军事负责人到中国来投诚?其实,同样的问题还有:为什么是大量的中国人冒着生命危险千辛万苦要偷渡到美国来,而不是相反?”

张伟国还说:“更严重的是,继徐俊平叛逃曝光之后,还不断有报导证实更多的解放军高级军官成功外逃,几乎在徐俊平外逃同一时期,总参谋部还有两名高级军官弃国叛逃,其中一人是总参二部负责科技情报王姓官员,另一位名叫郑镇江的军事战略专家;广州军区也有一个正团级和一个副师级军官带着广州战区的大量台海战争兵力调派、后勤部署等作战情报失踪…… 所以说徐俊平刮起了解放军的“叛逃风”也不为过。显然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共的军事体制问题:作为一党专政进行独裁统治的武装工具--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腐败或者是被作为权力斗争的工具,已经和中共自身的腐败没落一样,不可救药!”

其实外逃不成功的例子更多,比如2003年台湾《联合报》报导说,四名从广西跟随旅行团到台湾观光的旅客,在台湾寻求政治庇护,被台湾拒绝,遣送往澳门。这四人是法院庭长、法院外事官、公安局分局长、警察,他们携有重要文件及服务单位的制服。

近年来在欧洲申请政治庇护的人也越来越多,以英国为例,据英国内政部报告,在2003年以法轮功名义申请庇护的中国人士就有六千多,他们中大多数来自福建,一般要花人民币26万元才能偷渡出来的。

一位姓陈的福建福清人说:我们村人都走光了,年轻的都出来了。出来挣钱啊,我花了28万元出来,我在这干过厨房,干过农场,干过建筑,一般节省点的,两年就把债还掉了,以后就是净挣了,我家去年花了40万盖了栋三层小洋楼。这要在国内,啥年月才能挣出这么多钱啊。

一位姓王的北大校友说,鲁迅在《呐喊》中把中国比做一间铁屋子,里面的人不久都要闷死了,那能逃出来的,不管他用什么办法,正当的,高尚的,非法的,低劣的,只要能出来,不被闷死,都是不错的。

去年7月间,原贵州大学法学院院长袁红冰教授借率团出访的机会顺利出逃。在6月4日悉尼“勿忘64,告别中共,200万人退党”集会上,袁红冰教授对陈用林脱离中共表示了欢迎和祝贺。他说,凡是被中共派往各个驻外大使馆的都是中共最信任的人,而现在最信任的人已经开始认清中共暴政的本质,勇敢的脱离他们,这说明中共确实要崩溃了。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