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电视插播 惨遭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下)(图文)

39
被迫害致死的参与长春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左)和侯明凯(右)。(明慧网)
在2002年3月5日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八个电视频道中插播法轮功真相后,被中共指认的18位参与者遭到惨烈的迫害,其中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多人被迫害致死。

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发表了长篇报导:《进入细微的电波──几位不为人知的中国烈士如何帮助全世界的自由事业》,文中这样记录了当时的长春:法轮功的节目在八个频道播放了50分钟,积聚了超过10万的观众。随着消息的传开,观众越来越多,人们互相打电话,说他们会马上打开电视。

在一些居民区,当地中共官员变得绝望,切断电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区,比如在文化广场附近,人们走到街上庆祝:禁令结束了!法轮功平反了!

……

本文收集、整理了明慧网对其中12位受迫害者的相关报导。

刘海波、侯明凯、魏修山

刘海波被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迫害致死

刘海波(明慧网)

2002年3月11日晚,因被怀疑给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提供住所,长春绿园区医院医生、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家被长春宽城分局刑警大队警察持枪破门而入绑架。

当时,警察当着刘妻和惊恐大哭的3岁幼子的面,打断了刘海波的脚踝,用枪柄将当时拜访刘的法轮功学员张忠余砸得头破血流,抢走了刘家中的5,000元现金及张忠余身上的现金,将两人戴上黑头套拖下楼,塞入警车带到宽城区公安局刑警队。

据一位逃到澳洲的宽城分局的霍姓警察披露:两个警察毒打刘海波,打断了好几根木方;将他全身衣服扒光,用最长的高压电棍从肛门插入体内电击其内脏……事后警察将其遗体秘密火化,对外谎称其死于心脏病。刘海波于3月12日凌晨在极度的痛苦中离世。

3月16日下午1时30分,长春宽城分局召开刑警和部分科室科长会议。时任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区分局局长的周春明谎称刘海波死于心脏病,要求各单位抽调警力看管太平间,抽女警看管已被刑讯逼供、送去医院抢救的刘海波的妻子侯艳杰。

事后宽城区分局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直接就将其尸体秘密火化。

侯明凯被吉林市“610”和国保大队迫害致死

侯明凯(明慧网)

2002年8月20日,吉林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了当时35岁的侯明凯,一起被抓的还有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当晚,在关押侯明凯的屋里集中了十多个警察。从屋里传出打人声,侯明凯没喊一声。

有的警察打累了就到别的屋里休息,还说这人经打,什么酷刑也没有使他屈服。后来很多警察从别的屋里都被叫去集中到那间屋子里,从那里不断传出打人声和叫骂声。

不到半小时,就听到警察说:“侯明凯完了,不行了。”那时是8月21日凌晨三四点钟。8月23日,其尸体被秘密火化。

魏修山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魏修山于2002年10月被关进吉林监狱。狱警让他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他不写。监狱教育科干事李永生和他“谈话”,他只说“法轮大法好”,遭电棍电击。

夏天,狱警不让他穿单衣,逼他穿棉袄、棉裤,白天、晚上都不让睡觉、面壁;还让四五个犯人围殴他,每天都打他,用手掐他的生殖器,把他的腿盘上和身体捆成球形。

酷刑演示:“球”形捆绑。(明慧网)

狱警不让他上厕所,不让吃饱,在他的饭、菜、馒头上吐唾沫。犯人用棉袄把他的头蒙上,四五个人打他的头,最后造成他脑膜炎积水、发高烧三四个月之久,脸色煞白、不能走路。

2003年10月21日,他被拉到医院治疗后失踪,据称已被迫害致死。

孙长军

2002年8月末,孙长军被警察绑架,被绑在“老虎凳”上折磨了两天;9月份,被非法庭审时。他力争为法轮功辩护,身上被警察用高压电棍电得多处焦糊。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网)

2002年10月25日,孙长军被劫持到吉林监狱十监区。当晚在狱警李永生的唆使下,犯人武少臣、崔立君、韩明君(已出狱)殴打他,用胶皮管子抽打,致使他的左侧一条肋骨骨折。

2003年9月23日,孙长军因写声明不承认“四书”(放弃修炼的所谓“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等),被十监区警察魏向辉、崔龙哲严管70多天,造成身体消瘦,体重下降了40多斤。

2004年7月,狱警逼孙长军与省“610”派来的人员张案山进行“谈话”,他坚决不谈,狱警威胁要严管他。

2005年7月,孙长军出现肺结核双肺空洞而喷血,狱方不给他办“保外就医”。

2007年至2009年,他的病情进一步恶化: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骨瘦如柴、肚大如鼓。因孙长军坚持信仰,不写“五书”,吉林监狱拒绝给他办理“保外就医”。

2019年12月16日,孙长军被释放回家。

赵健

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的迫害(2002.3~2002.10)

2002年3月,时年35岁的赵健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跟踪绑架。警察用衣服蒙住她的头,把她拉到净月潭宾馆地下室,七八个警察一起把她围住,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尼龙绳,迅速将她双手和双腿一圈一圈地缠住,然后,把她的手和脚背到后面,将四肢捆到一起,再把她被捆绑成球型的身体反复提起放下,她的脸被地毯蹭破。

十几分钟的功夫,赵健的四肢失去了知觉,瘫倒在地。随后,警察又把瘫倒的赵健锁在“老虎凳”上,逼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和资料点的位置。四个警察拿着啪啪冒火星的电棍一起电她的手心、前胸、大腿。乳头被电出血,整个前身都是黑紫色。

他们还用黑塑料袋套住她的头,再勒紧,等她憋得快没气了时,才放开头套,等她刚吸口气,就再勒紧,反复折磨;还用烟头熏她,熏得她鼻涕眼泪一起流。四天四夜把她绑在“老虎凳”上,不让睡觉、吃饭,然后把她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网)

该看守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由于遭受酷刑折磨,赵健生活已不能自理,手连饭勺都拿不住,只能靠其他法轮功学员照顾。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为了破坏某个资料点,又非法对赵健提了一次外审,把她拉到净月潭宾馆地下室,锁在只有两根铁棍的铁椅子上一宿。

在看守所,赵健绝食反迫害。看守所的苏科长把赵健叫出去,劝她吃饭。赵健说,吃饭就得答应三个条件,第一、把法轮功师父的经文拿回来;第二、给一个看时间的钟表;第三、法轮功学员沈剑丽被提外审后再没回来,要求给个说法。她的前两个条件被答应了,被提外审的沈剑丽已被迫害致死。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的迫害(2002.10~2012)

2002年月10月,赵健被非法关押到臭名昭著的吉林省女子监狱(前身是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监狱为了“转化”(逼人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不让她们睡觉。赵健多次绝食抗议迫害,身上长疥疮,身体状况非常差。没多长时间,她就被关进五监区劳动大队,每天被强迫早上5点起床走队列,赵健不配合,也不配合唱所谓的洗脑歌曲。

在五监区,赵健炼功的时候,警察拍著桌子威胁,要把她关进“小号”(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狭小房间)迫害。赵健正告警察:“你不能这样做,你要善待法轮功学员。”警察才没把她关进“小号”。

五监区的警察害怕赵健炼功,就把她调到六监区,六监区的队长于秀艳在监狱是出了名的凶恶。

在六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集体抵制干活,警察指使刑事犯从上铺往下拽学员,过程中对学员又打又骂。赵健对警察喊:“刑事犯打人了,你们都不管,你们配穿这身衣服吗?”法轮功学员三天没出去干活。

2005年底,监狱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单独成立的所谓教育监区(洗脑班)。那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没有任何人身自由,每天被强行集中到一个大教室,不许说话,由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看着,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然后,逼着学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迫害致疯、致死、致残。

2006年末,赵健、何凤波、张玉芬、李海红把法轮功的经文传给其他法轮功学员,被一个包夹发现。当时教育监区的队长曹红暴跳如雷,下令严管,一场更残酷的迫害开始了。

赵健被关在五楼的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黑屋里,房门外挂上帘,不让外面看见。赵健的四肢被绑在“抻床”上,身子被悬空吊起来。她遭受着分分秒秒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手和脚顷刻间变成紫黑色。

赵健被吊了一宿,棉衣、棉裤被汗水湿透,头发全是湿的,整个人虚脱。后来又被呈大字形绑在床上,残酷迫害持续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让她下地。两个月后,赵健又被关在四楼继续遭受精神迫害。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明慧网)

2012年,赵健走出了人间地狱,结束了长达10年之久的残酷迫害。

2015年5月,赵健因为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长春南关区永吉派出所绑架,在苇子沟非法拘留10天;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又被长春南关区永吉派出所和社区骚扰。

云庆彬

2002年8月,云庆彬遭绑架,后被非法重判14年,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监狱。2003年初,因云庆彬不写所谓的“四书”,狱警不让他睡觉。2005年4月15日,因拒绝“转化”,被强行严管三个多月。

11月24日,犯人把云庆彬押去“严管”。在给他戴手铐及送往“严管”的路上,云庆彬高喊“法轮大法好”,他被固定到“抻床”上。云庆彬晚上再次喊 “法轮大法好”,犯人把抹布塞到他嘴里,不让他上厕所,逼他便在裤子里。

后来云庆彬失去知觉,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已关在“小号”里。从“严管”中出来的刑事犯说,云庆彬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在“小号”里吃屎喝尿。

酷刑演示:抻刑。(明慧网)

周润君

周润君(明慧网)

周润君在被非法判刑前被送往长春市公安局市局一处在净月潭附近设的行刑室逼供。市局的警察用电棍、“老虎凳”等刑具折磨她,打折了她的肋骨,把她关押在公安医院。周润君被迫害得出现严重的心脏衰竭。

2002年9月20日,周润君被非法判刑20年, 后被送往女子监狱时,因检查有严重心脏病,监狱拒收,再次被送回双阳看守所关押,十几天后被强行送进监狱。她入监后被送到公安医院住了一个多月, 监狱不让她“保外就医”。

张闻、李德海

时年28岁的张闻是位很专业精干的电工,他和刘伟明一起绘制了有线电视网络图。2002年9月20日,被非法判刑18年;2002年12月份,被送到吉林监狱五大队三小队迫害。

当天狱警张建华指使几个犯人殴打张闻,把他的一只脚打瘸了一个多月。过后,一个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说,他要得分、要减刑,不听警察的不行;还说,法轮功学员必须每天坐板,不能和任何人说话,违反了就要被打。

2003年5月,张闻坚守信念,不承认有罪,向狱警张建华递交了一份申诉书,之后被叫去训骂一顿。警察告知他,法轮功学员不能申诉,没有这个权利,还要他把申诉收回去,否则要严管他。

张闻坚持申诉无罪,被副队长林玉彬、狱警张建华送入“严管队”迫害。他不配合、不妥协,被“严管”了半年多才放出来。

2003年11月份,他被劫持到二监区,于2004年4月份又被强制关进“小号”,遭受“抻床”的酷刑迫害。他的脚后跟被铁卡子卡出一个很深的口子,鲜血直流,走路一瘸一瘸的。

时年31岁的李德海是通化市人,他家是养牛的,当时正在给他攒钱结婚。他因为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追捕,流亡到长春。他为人爽快,身手麻利,也成了团队(参与电视插播)的主将。在吉林监狱,李德海曾被固定在“抻床”上押了一天半,痛苦得使他咬破了舌头。

其他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李容(音),长春市法轮功女学员,于2002年3月被当地警察以参与电视插播为由抓捕,在3月末至4月初,被迫害致死。

沈剑利,时年34岁的吉林大学应用数学系教师,2002年3月6日,中共当局操控南关区法院对其丈夫郑炜东非法审判时,沈剑利在南关区法院门口被绑架。当时年仅4岁的女儿格格被丢在法院门口,后来被法轮功学员收养,几经辗转才回到爷爷奶奶身边。

沈剑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丈夫被非法判刑13年。沈剑利一直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有证人证实沈剑利在一次被提外审后,就再没见她回来。

在2002年4月末,有公安人员“无意”间透露沈剑利已被迫害致死。曾有警察对前去查找沈剑利下落的人说:“她在哪儿,我不能告诉你。如果告诉你,我就完蛋了。”

多年来,沈剑利的死一直是个谜。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的罪恶曝光后,沈剑利的死因更令人怀疑。她的离世给其家人和女儿格格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婆婆经受不起这个打击,患上癌症过早地去世了。

佚名学员,30多岁的男性法轮功学员,2002年3月16日,被长春锦程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活活打死。该法轮功学员身体多处受伤,内脏被打得多处破裂,身体已经严重变形。

刘义,34岁的法轮功学员,2002年3月18日,被长春绿园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打死在该刑警大队办公室里。

李淑芹,54岁的女学员,2002年3月20日,遭长久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长春第三看守所被摧残致死。

2002年3月15日,大赦国际发行了一份公开文件(文件索引号:ASA 17/011/2002 UA 81/02 )呼吁采取紧急行动、保障长春法轮功学员人身安全。4月11日,大赦国际再次发行公开文件,就中国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问题再次紧急呼吁。但是,大赦国际的呼吁未能阻止江泽民集团的暴行。

 

来源新唐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