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7·20反迫害(图文)

19
7月20日,柏林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抗议中共迫害长达21年。(大纪元)

“和平的法轮功要有自由炼功集会的权利,不再遭受中共的诽谤和迫害。”“法轮功应受到尊敬及支持。”今年7月20日,已是中共在全中国范围内发起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21周年,德国政治家公开表达对这一和平信仰运动的支持,谴责中共违反基本人权发起迫害。

7月20日当天,在中共驻德国多处使领馆前,法轮功学员以炼功及宣读声明等和平方式,抗议中共长达21年的血腥镇压。在首都柏林中使馆门前的雅诺维茨桥上,平时每天坚持抗议的法轮功修炼者人数增加了数十倍,柏林和周边城市的部分学员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来到这里,平静地表达对中国国内受迫害同修的支持,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镇压。

7月20日,柏林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抗议中共迫害长达21年。(大纪元)


7月20日,柏林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抗议中共迫害长达21年。(大纪元)

活动组织者布鲁克宣读了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布兰特的支持信,他以国会人权委员会的名义致信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21年来坚韧反迫害的精神表示敬佩,痛斥中共对人权的践踏,并表示将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共同为人权和自由努力。

信中说:“中共对法轮功运动的迫害在过去20年来急剧增加,所有宗教信仰者以及少数民族的状况没有好转,正相反,中共试图在全球巩固其对人权的践踏。

“我们反复明确要求,数十年来中国共产党以其侵略性的思想对这种和平静坐运动的压制必须停止。我们要求,立即停止肆意抓捕、残酷拘留、思想教育、强迫劳动、酷刑,甚至掠夺器官。

“和平的法轮功要有自由炼功集会的权利,不再遭受中共的诽谤和迫害。”“法轮功应受到尊敬及支持。”

“法轮功运动值得受到尊敬及支持。”“中共党魁知道,残酷的打压其实不是强者的表现,恰好相反是懦弱的表现。”“自由最终会胜利。我们将共同继续为自由和人权而努力。”

7月20日,柏林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抗议中共迫害长达21年,活动组织者布鲁克宣读了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布兰特的支持信。(大纪元)

“这是我们能为他们做的最少的事”
同一天,德国杜塞尔多夫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总领馆前举行和平集会,再次呼吁世人注意中共迄今长达21年的迫害。现场宣读了部分历年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组织者尼克洛普罗表示:“多年来每周二坚持来中领馆前发声,这是我们在这里能为被迫害的人们做的最少的事。”

“刘永海(音),36岁,辽宁人,死于2001年6月28日,被警察枪杀;
周成玉(音),44岁,四川人,死于2001年9月29日,之前完全健康,被关押两天后死亡;
顾亚楼(音),31岁,河北人,死于2001年8月14日,被警察从窗口扔下楼致死;
王秀凤(音),吉林人,2002年1月1日,死于灌食导致的内出血;
李集居(音),37岁,河北人,死于2002年5月16日,被殴打致死,尸体遍布黑紫痕迹;
⋯⋯”

一位华人女士正宣读部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在她之前,另一位年轻德国女士平和地念出一份要求中共停止迫害的诉求。她们的周围,几位中国人和西人身着法轮功特色的黄色上衣,挂出“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等横幅,或安静站立,或炼功打坐。

7月20日,德国杜塞尔多夫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总领馆前举行和平集会,再次呼吁世人注意中共迄今长达21年的迫害。(莫凌/大纪元)


7月20日,德国杜塞尔多夫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总领馆前举行和平集会,再次呼吁世人注意中共迄今长达21年的迫害。(莫凌/大纪元)

宣读诉求的年轻德国女士名叫库莱克(Natalie Kurek),她在声明中说:法轮功对政权不感兴趣,因为法轮功是修炼。但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对中国人犯下了极大的罪行,这场迫害必须停止,犯罪责任人必须被绳之以法。

组织者尼克洛普罗(Maria Nicolopoulou)则已坚持三年,每周来到总领馆前:“平时我们都是周二来,今天因为是反迫害21周年,所以集会放在了今天。”

尼克洛普罗2002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当时,因为一向对打坐冥想等感兴趣,在参加一个讲座时听说了这个来自中国的气功方法,就想要尝试一下。一开始她的先生还嘲笑她,说她尝试的各种功法都坚持不了几个月,这个肯定也不会例外。谁知,到如今,她修炼法轮功已将近20年。

炼功之初,她只是对打坐等精神方面的修炼感兴趣,但没想到,这个功法还有着惊人的健康功效。不久后,她的多种慢性呼吸道疾病不翼而飞。同时,功法还让她明白了很多人生中的道理,看淡得失,心灵也感到平和宁静。

玛丽亚·尼克洛普罗(Maria Nicolopoulou)已坚持三年每周来杜塞尔多夫中共总领馆前要求停止迫害。(莫凌/大纪元)

这些年,她不断接触到因为迫害从中国出逃到国外的法轮功学员,听到他们曾在监狱、劳教所令人难以想像的残酷经历,让她触目惊心。三年前在杜塞尔多夫一起炼功的学员提议,每周一次到中共总领事馆前和平抗议要求停止迫害,她立刻加入并承担了和警方申请沟通的工作。

“我认为定期在这里出现很重要,不是一年一次,不是一月一次,而是一周一次。这样才能让人们清醒地意识到,这场迫害是多么的严重。中领馆是政府的窗口,也是中共的耳目,所以我们到这里向中共清晰地表示,你们的迫害是非法的,是犯罪。我们要求停止罪行,并且对责任人进行惩处。”她平静地向记者解释。

尼克洛普罗是希腊移民的第二代,在德国长大,大学学习社会教育后,直到退休前一直从事青少年教育工作。她有三个成年的子女和三个孙辈。因为女儿身有残疾,她经常去帮助女儿照顾家务和孩子。每周二来这里,坚持三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不是周末,能参与的法轮功学员不多。有时我女儿需要帮助,听说我要去中领馆前,她会主动对我说:没事,妈妈,你晚一点来好了,或者我这里想办法改天。这也令我很感动。

“对我来说,每周来到这里,是我自己的道德责任。这么多年来,我从法轮大法受益匪浅,而当我能在这片自由的天地炼功,中国的修炼者们却一直遭受残酷的迫害。所以,这是我们能为他们做的最少的事。”

当天活动时,旁边有一辆警车。“我是来保护他们的”,值勤的警官笑咪咪地对记者说。他多次负责保护法轮功的活动,一直很轻松顺利,他用三个词来评价这群人:“平和(friedlich)、有礼(höflich)、低调(zurückhaltend)”。

从附近经过的一位德国企业家,也对法轮功在这里发声维权表示支持。他因为生意往来,对中共的体制有着深刻的了解:

“我认识很多中国朋友,他们聪明,教育程度高,都非常好,我很喜欢他们。但现在中共这个体制却非常邪恶,可以说和当年的纳粹非常相似。他们表面上说着对人类有益的话,背后却无比残忍。当年纳粹1933年上台到二战开始前那么长的时间,很多人都相信纳粹多么好,并为之欢呼。直到后来,纳粹一点点蚕食了周围的国家,人们才慢慢认识到他的野心。共产主义这个制度非常可怕。中国人和中共是两回事。”

法轮功学员库莱克告诉记者,周围经过的中国人大多数也表现友好。只有一次,她遇到一位中年女士,看到横幅上“退出中共”的字样勃然大怒,并用英语对她吼道:“你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共产党有多强大,你知道共产党只要挥挥手,就可以对全世界发动战争,你竟然胆敢站在这里(反对中共)!”

她当时感到有些害怕,然后她想到,自己并不是针对她,就平静地向对方解释:“我们尊重中国人,尊重中国文化,甚至我们的目的也不是推翻中共。我通过法轮大法接触了很美好的中国文化,而中共并不代表中国。”那位女士后来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才慢慢平静下来。

库莱克利用业余时间来这里发声,就是希望,能为中国国内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诉说他们无法诉说的真相:“哪怕多一个人明白法轮功是什么,以及迫害的邪恶,我就没有白来。”

7月20日,德国汉堡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总领馆前举行和平集会,再次呼吁世人注意中共迄今长达21年的迫害。(大纪元)


7月20日,德国汉堡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总领馆前举行和平集会,再次呼吁世人注意中共迄今长达21年的迫害。(大纪元)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