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4颗心脏 中共器官按需供给引忧 (图文)

26
大纪元图片

10天之内,中国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先后为24岁的孙玲玲准备了4颗匹配的心脏。此前9个月,孙玲玲以体外心脏设备维持生命。

24岁的中国公民孙玲玲在日本(实习期间)患上了一种罕见的免疫系统疾病,这对她的心脏产生不可逆转性的损害。6月中旬,照顾她的医疗团队搭乘包机将她送到了中国的武汉协和医院。10天之内,4颗匹配的心脏先后到位。经过7小时的手术,她恢复良好,可以自己吃饭。

廣告

孙玲玲微笑着、举着胜利姿势的手势登上了中共各大新闻媒体的头版。

但是,由于中国的器官自愿捐献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专家质疑武汉协和医院如何能如此快速地获得孙的匹配器官——这是指控中共可怕地强制(活体)摘取器官的核心问题:杀害良心犯,售卖他们的器官牟利。

器官“按需”匹配?
6月16日,第一个匹配的心脏到位,来自武汉。孙玲玲的医生在评估供心的冠状动脉健康情况后,放弃了这颗心脏。

3天后,第二个匹配的心脏在湖南省找到。

6月25日,又有两颗匹配的心脏:供体之一是来自武汉的女性,另一供体来自广州市的男子。中共媒体报导,他们选择了后者,因为觉得男子的心脏功能会更佳。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执行主任泰瑞(Torsten Trey)博士表示,“问题在于,这4颗心脏来自哪里?”

泰瑞(Torsten Trey)指出,根据美国政府2018年的最新数据,病人通常需等待6.9个月才能获得匹配的心脏。按照这个比例,为同一病患寻找到4个匹配的心脏——这意味着有4人在ICU病房或其它致命事故中死后捐献他们的器官——这大概需要等待2年的时间。

至2020年,超过1.56亿美国人——这个数字大概相当于美国人口的一半——同意捐献器官。而中国,虽然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由于根深蒂固的“死后完尸”的传统观念,仅有一小部分人同意死后捐出器官。

孙玲玲的经历“是可能的,但非常不同寻常,即使是在任何自愿器官捐献系统健全的国家。”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外科和心脏移植学系主任拉维(Jacob Lavee)说。但是,他表示,在中国,“数天之内,发生这样一连串的器官捐献事件,引起对器官捐献性质的高度怀疑。”

泰瑞(Torsten Trey)认为,这遵循的是“按需系统”模式,他表示,孙的经历“超出想像”。

双肺移植
尽管今年上半年,病毒肆虐中国,但是中国的器官移植业照常营业。“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一个调查显示,广西省的一位护士告诉调查员,没有“明显的器官等待时间延迟”;虽然担心病毒感染,但是他们“有手术都会做!”只是可能不会像没有疫情时“那么疯狂地做”!

自2月下旬以来,中国至少进行了6例双肺移植手术,武汉至少两例。武汉是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始发地,也是中国器官移植业的热点地区。

但是,中国的医院很少提供器官来源的信息。

葛特曼(Ethan Gutmann)是《大屠杀》一书的作者,该书讲述的是中国非法的器官交易。

葛特曼说,孙的经历是中国器官移植业问题的例证。

他指出,和孙的案例相似,双肺移植的成功,中共中英文媒体予以广而告之,“其发出的信号是明显的:我们有器官。(器官移植手术)是安全的。过来吧。中国对商业是开放的。”

另一本关于调查中共强摘器官指控的书是《血腥的器官摘取》,书中引用了一位台湾的器官移植游客的经历,其在8个月内,两次前往上海,被提供了8个肾脏,直到最后一颗肾脏被他的身体接受(不排斥)。

葛特曼说,这样的做法,显示这个器官移植业拥有一个“巨大而稳定的器官库,这些器官,来自政治犯和宗教犯,已经进行了器官移植匹配”。

2019年6月,总部位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的出结论:“毫无疑问”,中共政权正在针对良心犯摘取器官。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一种性命双修修炼功法,过去20多年来,遭到中共的严重迫害。

今年3月,独立人民法庭发布一份长达160页的报告,报告表示“没有证据显示这种做法已经停止”,并表示,国际监督的缺乏,使得“很多人恐怖地和没有必要地丧生”。

今年7月,日本的富士电视台报导了孙玲玲的手术,遭到人权倡导者的批评。

日本人权团体SMG向富士电视台致信表示,鉴于中共侵犯人权的记录,推广中国的器官移植业,会“使观众受到伤害”。

数据问题
中国从2015年起开始建立自己的器官自愿捐献系统,承诺仅使用捐献的器官。但是研究人员指出了中共记录的数据存在问题。

《BMC医学伦理》(BMC Medical Ethics)于2019年11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的器官捐赠数据“几乎完全符合数学公式”,并得出结论认为,当局可能伪造了这些数据。

另一篇2月份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BMJ)上的研究发现,445份中国医学论文中的440篇论文,未能阐明供体是否同意捐献器官。

在“追查国际”最近的一次调查中,一名军方医生承认,他们从年轻的活人身上获得的“优质”器官,甚至向调查员提供取观看器官供体的机会。

在对第四军医大西京医院肾移植科医生李国伟的跟踪调查中,2020年1月11日,李国伟说:“你只要敢看……我(就)可以把你领到床头叫你看一下……让你亲眼看到这个人就是二十来岁。”

1月13日,调查员在另一个调查中问李国伟:“你在国内这么多年,你是做,拿的法轮功的器官,但是你公开不能这样说,只能说是优质的没有病的,没有原发病的?”

李国伟承认:“对对,是这么个说法,你这么说,是对着的!”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执行主任泰瑞(Torsten Trey)博士表示,中国最近发生的双肺移植和孙玲玲的心脏移植手术中所出现的“空前短暂的(器官)等待时间”,应该引起国际社会的警觉,国际社会“有责任拒绝不道德的医疗做法”。

“如果中国(中共)不允许独立和不经事先通知的审查,那么,国际器官移植界,应该和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脱钩。”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