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早已“脑死亡”

8
乌云笼罩下的北京天安门(大纪元合成图)

如何看待当前中共的频频出手?例如:利用疫情加紧打造监控铁幕,偷偷“刷脸”;几十年来首次发文,高调统战民企(过去是只作不说、少说);红二代任志强、蔡霞分别被重判18年和取消退休待遇;频繁军演,军机大规模越过所谓台湾“海峡中线”,公开声称“海峡中线”不存在;强推港版国安法,推迟立法会选举一年,大肆抓捕民主抗争人士;中美本届联合国大会隔空较量,新冷战方兴未艾……

这些动作,表明中共的咄咄逼人还是以攻为守?是耀武扬威还是色厉内荏?是健壮有力还是困兽犹斗?

其实,以上二分法的描述并不是十分妥当。如果一定要给中共的当今状态定性的话,恐怕这个词还比较合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什么是死而不僵?我们先看个医学上的观察:那种还有心率,器官仍有功能,脉搏还在跳动的尸体,尽管已经处于事实死亡的状态(脑死亡),但如果走运且得到相应的帮助,仍可能存活数月,在一些个案中甚至可维持数十年。当然,维持这些尸体的医疗成本已经达到天文数字。

如果用“有心跳的尸体”来诠释“死而不僵”,那就太形象了。笔者写过《中共之亡实始于1999年》一文,现在进一步明确:21年前中共就已经脑死亡了。从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中共的一切行为都只是“有心跳的尸体”的本能。

中共脑死亡这个说法并非笔者首创。早在2008年,就有论者撰文提出中共脑死亡,称这“只基于两个论断:中共无法实现价值的更新,中共无法实现有效率的决策。”本文同意第二个论断,但认为应把第一个论断的表述修改为“丧失对现实的应对能力”,并且把脑死亡的时间明确为1999年。

为什么要修改那第一个论断呢?因为,共产党的本质是一以贯之的,不论是哪个共产政权,或者无论哪个共产政权在任何时期。也就是说,自从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以来,共产党的价值认定就已固化了,根本就不存在价值更新的问题,只是在不同阶段、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表现,就像水在不同的条件下可以分别表现为固体、液体和气体。

那么,“丧失对现实的应对能力”又怎么讲呢?从中共历史来看,1949年前,为窃国,诡计百出,令人防不胜防,硬生生地把国民政府赶去了台湾岛,表现出一种邪恶的活力。1949年后,毛时代,不论是中共的高层和全部官员阶层,还是整个国民,都被毛玩于股掌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现实成为玩物。

毛死后,邓时代,搞“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搞“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客观上给国家松了绑,中共恢复了些活力。但六四又把这点活力给摧残得差不多了。中共实质性的“改革开放”就此终结,中共对现实的有效应对能力也就几乎玩完了。

1992年邓南巡,江泽民转向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切向钱看”,“闷声发大财”,整个国家迅速堕落。就在这时,法轮功传出,“真、善、忍”拂去人们心灵的尘埃,7年间上亿人修炼,开创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信仰传播的奇迹,“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使中国真正开始走向了稳定。这给了中共政权唯一一个能够新生的机会:只要不干涉法轮功群众,任其自由修炼做好人。但是,妒忌心和狂妄变态心理,竟使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对国家良性发展趋势的暴力截断,这也算是一种对现实的应对能力吧,虽然是反面的。但正因为是反面的,就从此使中共丧失了对现实的正确感知能力,而没有正确的感知能力,必然使中共变得越强硬和僵硬,不仅无法自我纠错,反而为掩盖决策错误,不断地投入资源加码镇压,用一个谎言套一个谎言,无限循环,再也“无法进行有效率的决策”,从而使中共自身最终被这个错误所吞噬。

这就比较好解释,为什么江泽民之后,后继接班人都为江迫害法轮功的错误接盘,胡锦涛如此,习近平至少目前也是如此;因为,如果不想为江背黑锅,就只能抛弃中共这具“有心跳的尸体”,胡锦涛没做到,习近平迄今也没做到。

我们也可以再举“改革已死”这个例子。六四之后,“改革开放”的口号虽然仍高歌入云,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并没有实质性的措施落地。2008年,一些知识分子在香港出了两本书,一本书是《中国改革的末路》,另一本是《改革之死》,还有个口号“改革已死,宪政当立”,闹出了个2008宪章事件。

2013年,北大教授张维迎在“中国留美经济学会2013年会”上公开表示:过去十年(胡锦涛时代)既是中国经济最好的十年(来源于前25年的改革所产生的制度红利),也是社会和谐最坏的十年;从体制改革角度,无论经济体制改革,还是政治体制改革,可以叫做基本停止,甚至倒退的。

而2009年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的一篇文章《从2049年看中国》,称西方金融风暴使中共信心满满,2009年之后改革动力快速退化(在金融危机之前打算进行的许多基本制度改革被无限期推迟),预言“国富民穷”局面继续恶化;财政税收占GDP之比继续上升;国内民间消费需求继续下降,到2018年居民消费只占GDP的30%左右;到2018年,严格意义的金融危机还没发生,只是在国有经济的安排下,潜在的金融危机已经被转变成财政危机。十年之后(已是习近平时代),预言都被一一证实了。

2018年12月29日,大陆社交网络流传了一篇很快就遭封杀的文章——“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鲜明地表达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焦虑:改革已死,前途何在?中国现状,的确如有论者所指出的:“改革曾经是反对专政左派的利器,现在却成为专政右派攫取暴利的工具。”

通过以上举的两个事例——“改革已死”和“继续迫害法轮功”,中共“丧失应对现实的能力”和“无法实现有效率的决策”,大体上应该明了。由此,中共的脑死亡也就可以确诊了。

最后,补充一点,本文是说中共脑死亡,不是说中共党员脑死亡,中共九千多万党员,包括习近平在内,都是现实生活中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具有人所天生的良心、智慧、勇气和决断,那么,为什么非要受制于中共这个“有心跳的尸体”呢?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