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志:瘟疫夺百万人命的启示(图文)

10
台湾疫苗研究专家今年3月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点出了台湾成功防疫的最关键一步是:不相信中共。图为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前中)3月10日召开记者会。(陈柏州/大纪元)

今年以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COVID-19)席卷全世界,已逾三千三百万人感染确诊,造成百万人死亡。目前疫情仍然持续蔓延,不仅经济损失难以估量,连民众的基本生活都受到莫大影响,短期内似无趋缓的迹象。

九月二十一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公布了这次病毒大流行的起源与中共、“世界卫生组织”(WHO)所扮演角色的最终报告。报告的结论直指:若中共不掩盖,大流行即可避免。翌日,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合国成立75年大会上演讲表示,联合国必须要求中共对武汉肺炎肆虐全球的疫情负责。

武汉肺炎自去年十二月爆发后,中共从地方到中央不但掩盖疫情、抓捕传播真实信息的医护人员,还宣称疫情“可防可控”、无“人传人(person to person transmission)”现象等不实消息,致使疫情迅速扩大到中国大陆全境及其它188个国家。

中共病毒延烧九个月,是百年一见的瘟疫。百万人死亡,就是百万个家庭的椎心巨痛,更是全社会的共同损失,我们从这场世纪浩劫中,能获得什么启示并学到什么教训呢?

一、认清中共的本质

2004年问世的《九评共产党》一书明确指出,中共伪政权历七十载,充满了斗争、屠杀、谎言和恐惧;任何让它丢脸的事情,中共的第一反应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尽其所能保住颜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它不断掩盖事实,不让外界明白真相;在萨斯(SARS) 传染病的处理上,它在欺瞒中使问题蔓延和恶化;关于武汉肺炎的起源、如何传播,中共应对的制式反应,都与前述如出一辙,这是中共典型的流氓耍赖模式。

众所周知,二十余年来中共全面渗透各类国际组织,手段包括提高捐款额度、贿赂官员,向国际组织的所在国施加压力等。武汉肺炎爆发后,“世界卫生组织”回应疫情异常迟缓,备受外界指责,咸认其受到中共的渗透,有以致之。川普总统曾多次公开表示,这次病毒大流行归咎于中共,也批评世卫组织蓄意偏袒中共、延误预警,导致病毒泛滥全球。

从数据分析与归纳发现,武汉肺炎向世界扩散的路径,总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攀沿。在这场瘟疫中染疾或不幸丧生的个人,很多是共产党员;而疫情最严重的几个国家,过去数年明显都是亲共者,没有例外,凸显瘟疫有眼,选择性极强──直指各国与中共的关系,以及个人与中共的关系。

近期澳大利亚政府严厉打击中共影响力和渗透行动,并率先呼吁对病毒起源进行独立的多边调查,中共竟对澳洲出口采取惩罚报复,征收一系列选择性关税。澳洲驻美国大使辛纳迪诺斯(Arthur Sinodinos)强调,除了与中共对抗之外,澳洲坚守原则,没有别的选择,已经准备好承担相应的经济代价。澳洲政府秉持大义、不忌惮强权,正是对抗专横霸道者的态度典范。

二、莫谓“事不关己”

对于武汉肺炎的瞬间蔓延,中共最关心的不是“这事发生了吗?”它只在意这件事情是否影响政权稳定。中共一开始就刻意忽略疫情的严重性,包括李文亮医生与病毒专家闫丽梦等“吹哨人”的示警,它从未尝试解决问题,这种“故意视而不见”,被公认应该承担刑事责任,国际社会不可轻纵它。

人们应该汲取的深刻教训是,不能无视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侵犯人权行为。有人可能认为我们可以无视中共迫害法轮功与活摘器官,因为这是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和自身没关系。但这次中共病毒袭扰全球,正是苍天回应此般自私思维的展现。

直言之,如果世界上的其它国家在对待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议题上,能更积极地对抗中共歪曲事实、掩盖真相、混淆视听与颠倒黑白的做法;如果当初在对待中共活摘器官暴行时,全球能坚持要求中共透明化及实施问责制;那么今天世人就不会遭逢这场中共病毒的恣意蹂躏;对于中共蔑视人权、戕害信仰与活摘器官,我们现在正在饱尝长期以来漠视中共这些滔天罪行的苦果。

中共各级公检法人员昧于现实利益,宁可出卖良知,也要残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但世人的自私与冷漠,推波助澜之下,让这场迫害延续至今逾二十一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缺乏人性中的悲悯,自然难获上天的怜慈;武汉肺炎疫情目前尚未趋缓,格外让人慨叹。

三、台湾成功抗疫之道

我们共同生活在“地球村”,病毒并无国界之分,对全世界都是威胁,无知是恐慌的最大来源。传染病的早期发现和预防上,全球警戒(global alert)十分重要,处理疫情务求透明(transparency)、不可隐匿,与各国分享(sharing)与合作(cooperation),台湾成功抗疫的故事颇值得借鉴。

2003年,台湾爆发了SARS疫情,对于病因是什么、如何诊断与治疗、死亡率多少,都毫不知悉。即使把病例资料报告给WHO,也没得到回应。因为台湾长期被排除在全球防疫网络之外,后来透过美国疾病管制中心(CDC)取得病毒株,一起努力才控制了疫情。

对台湾而言,当年SARS时失去了即刻控制疫情的机会。鉴往知来,记取教训,其后办了很多与全球公共卫生及防疫有关的训练,例如登革热(Dengue Fever)、兹卡病毒(Zika virus)、病媒蚊与急性传染病防治等,逐渐累积了宝贵的经验。

今年一月初,台湾一听闻中国武汉出现了不明肺炎疾病,立即召开“传染病防治咨询委员会”,对疫情保持高度警觉。中共与WHO依旧不提供任何疫情资讯,台湾自己从边境检疫(border quarantine)、密切接触者的居家检疫 (home quarantine),组建口罩国家队、研发快筛工具与运用大数据科技等,把握黄金时机,从而防微杜渐,即时控制疫情,并乐于分享防疫经验,慨捐各国医疗物资,最终创造了举世赞誉的抗疫佳绩,“台湾能帮忙(Taiwan can help)”传为美谈。

四、危机也是转机

武汉肺炎由最初的易控,演变成失控的人祸,皆因中共蓄意隐匿与造假,致使疫情不断延烧、恶化,愤怒的各国民众看清了中共的邪恶,究责声浪四起。中共却不畏众议,频频以“战狼外交”的倨高姿态,利用政治、经济与网络等手段,借着军事演习以扩张势力或挑起争端,意欲以其独裁专制取代西方民主自由的企图昭然若揭。

数个月来,中共更以“国安法”打压香港,军机舰艇武吓台湾,与印度爆发流血冲突,在南海发射东风导弹,多方挑衅突显了它穷兵黩武的霸权野心;还强迫内蒙古学校授课改采汉语教学,新疆集中营关押了上百万人;强迫西藏人进入“培训中心”,从事廉价劳动,如同“新疆再教育营”翻版。中共一连串的倒行逆施,引来了国际社会诸多谴责。

正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第十八章)所言:“中共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政党或政权,它不代表中国人民,而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表。与中共交往就是与魔共舞,与中共友善就是在姑息魔鬼、助恶为虐,把人类推向绝路。反过来讲,对中共的反击就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这不是单纯的国家利益之争,更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近一年来,美国多位政要明确区分了中共与中国,包括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现任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都严厉抨击中共给美国与全世界带来了重大威胁,近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联手抗击与围堵中共,制裁中共成为世界大趋势。

七月二十三日,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演讲,呼吁世界联合抗共,并揭穿了中共声称它代表14亿人民这一谎言。蓬佩奥承诺,美国不会再任由中共政权绑架中国人民;美国将带领自由世界,坚定的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共同击溃中共的独裁暴政。他强调,“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一新的暴政”。

很多人以为,打击中共是一场贸易战、科技战、军事战与资讯战,其实这是关乎信仰与理念的正义之战。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近期受访表示,信仰自由是人类的尊严选择,没有任何政府有权力干预。中共正发动“信仰战争”,将镇压模式输出到海外,危害全球范围的自由。他说,“威权主义最终都不能击败信仰,这是一场他们不会胜利的仗”。

结语:远离中共,避疫躲灾

谎言只能迷惑一时,真相如钟让人警醒。中共宣传的美化工程,以造假掩盖实情,一味涂脂抹粉,无法阻遏病毒蔓延。为了“维稳”保政权,它压制真实言论,却置亿万人命而不顾,足以证明:人祸猛于天灾,无怪乎睿智贤者都将“武汉肺炎”正名为“中共病毒”。

借着武汉肺炎的发展轨迹,很多人看清了中共是世上的撒旦,是危害人间的祸根,更是全人类的公敌。举世只知戴口罩、勤洗手与远离密闭空间,有幸能躲过病毒。当今医学界企盼研发疫苗,以躲过病毒之害。但拯救生灵的灵丹妙药,其实只在一念之间。追本溯源,最急迫的是铲除中共毒瘤,早日摆脱红魔烙印,方可远离瘟疫之祸。

历史总是留给后人宝贵的智慧,自古以来,社会礼崩乐坏、道德沦丧之际,往往伴随着瘟疫的流行。只有从内心回归道德与良善,才能获得神佛的护佑。当今很多中国人的亲身经历验证了:只要退出中共相关组织,就能逢凶化吉。平安走过劫难是世人的共同心愿,能否得到上苍护佑而免于瘟疫灾厄,就在那关键的一念。

中共当局的隐匿疫情、世卫组织的包庇纵容,酿成了这场世纪灾难。尊重生命与维护人权,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原则,中共的邪恶作为严重抵触了普世价值,全世界的人都应该严厉谴责和抵制它。国际社会可以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直接制裁作恶的官员,把彼等列入究责名单中。世人都能坚持正义,中共就难逃法律究责,方能重整国际秩序,早日恢复清明世道。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