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无知乃恐怖之母

暴行的胜利 该政权中还有另一个固有而奇怪的矛盾:从理论上说,人们的生活和思想应该是绝对透明和公开的,而关于当权者则几乎没有什么为人所知。共产主义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是,在该政权上台后,柬埔寨共产党的...

《共产主义黑皮书》:心如铁石

所有价值观的毁灭 饥饿使人丧失了人性,导致一个人突然袭击另一个人,除了他自己的生存之外,忘记了一切。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解释同类相食吗?它或许不如中国大跃进期间那么普遍,而且似乎仅限于吃已死的人。品...

《共产主义黑皮书》:喂食的血腥之手

柬共的经济计划造成了无法容忍的紧张局势。本应监督工作的干部的专横无能,令这种局势雪上加霜。灌溉是该计划的基石。已做出巨大的努力来开发它,为将来而牺牲了现在。但工程的不良规划和实施使得这种牺牲在很大程度...

《共产主义黑皮书》:巨大的徒劳

奴役、饥荒和光辉的未来 人们不得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受他们的新境遇。对于“75年代人”来说,这介于做一只驮畜与做一名战争奴隶(根据吴哥的传统)之间。如果看起来很强健,没有太多“只吃不做的人”陪同...

《共产主义黑皮书》:柬共治下生命失去价值(图文)

地理性和时间性差异 死亡率存在巨大的地区性差异。受害者的原籍地是一个主要因素。根据斯利文斯基的说法,金边人口中有58.1%的人在1979年还活着(就是说,有100万人死亡,约占死亡总数的一半),...

《共产主义黑皮书》:柬共统治下的少数民族

目标和嫌疑人 试图从当地研究中得出总体数据很困难,因为全国各地的情况差异极大。“70年代人”遭受的苦难远远小于“75年代人”,尤其是饥饿之苦,即使考虑到公布的大多数目击者陈述是来自新人而不是农民...

《共产主义黑皮书》:穿过历史的迷雾看真相

死难的诸多形式 数字有时并不足以说明恐怖的程度。上面的描述让人很好地了解了柬埔寨共产党的真实本性。但数字确实有助于我们了解。如果没有任何一部分人口得以幸免,那么哪一部分受害最大以及何时受害?柬埔...

《共产主义黑皮书》:自我吞噬的柬共

清洗和大屠杀的时期(1976~1979) 对社会不同成分进行分类和消灭的狂热慢慢地达到了政治集团的最高层。如上所述,越南人的真正支持者如胡荣(Hou Youn),很早就被消灭了。“王国政府”的外...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分类的人民

对人口的放逐和隔离 红色高棉胜利后金边的完全疏散,既让该市的居民也让世界其余地区非常震惊,这些地区开始首次意识到,柬埔寨正在发生异常事件。该市的居民自己似乎接受了其新主人所做的解释。后者声称,疏...

《共产主义黑皮书》:高棉共和国之毁灭(图文)

恐怖的急遽上升 尽管有一种相当敏感的民族主义,但理性的柬埔寨人认识到,他们的国家实际上是一场纯粹的本土悲剧的受害者,这场悲剧即一小群理想主义者转向邪恶,且可悲的是,传统的精英们无力做出反应来拯救...

一周热门